女鞋加盟 | Open_school

“资金牢笼”困住贵人鸟,岁末年关遭问询

发布时间:2020-01-08 浏览次数:161

    【品牌女鞋加盟网-品牌动态】踩着2019年的尾巴,“A股运动品牌第一股”贵人鸟又收到了监管部门的问询。

12月30日晚间,贵人鸟披露公告称,当天收到了上交所上市公司监管一部《关于对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出售资产及股权抵债有关事项的问询函》。

据称,当天盘后,贵人鸟提交了关于2018年出售杰之行(湖北杰之行体育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股权进展的直通车公告称,截至目前,交易对方陈光雄仍未能按期履行股权转让价款支付义务。同时,公司前期以1500万欧元收购的股权资产被用于抵消500万欧元债务。

基于前述情况,上交所要求贵人鸟核实并补充披露多个事项,并于2020年1月7日之前予以回复。

就上述问询事项,记者今日午间联系了贵人鸟方面相关负责人,不过其仅表示“请关注公司公告”。

资产转让难

贵人鸟出售杰之行股权一事要追溯至2018年底。

2018年12月12日,贵人鸟拟以3亿元转让持有的杰之行50.01%股权给陈光雄,其中杰之行股权估值作价2亿元以及业绩补偿权利作价1亿元。据悉,贵人鸟于2016年6月以3.83亿元现金收购了杰之行50.01%的股份,成为后者的控股股东。

但此后,这项资产出售事宜的推进并不顺利。

根据贵人鸟发布的出售资产进展公告,按照《股权转让协议》的约定,第一次股权转让中,公司应转让杰之行20%的股权,陈光雄应于2019年4月20日前分期支付完毕对应的股权转让款1.2亿元;第二次股权转让中,公司应转让杰之行30.01%的股权,陈光雄应于2019年10月31日前分期支付完毕对应的股权转让款1.8006亿元。

但在原协议履行期内,陈光雄在两次股权转让交易中均出现逾期支付股权转让款的情况。其中,第一次股权转让交易已由福建省晋江市人民法院调解完毕。而第二次股权转让交易,经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后,公司与原协议各方共同签署了补充协议,公司同意陈光雄在2020年末前分期支付完毕第二次股权转让款1.8006亿元。

据称,根据第一次股权转让交易中涉及的《民事调解书》约定,陈光雄应于2019年11月20日前向贵人鸟支付第一次股权转让交易尾款790万元,并于2019年12月20日前向贵人鸟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60.42万元、律师费10万元。另据第二次股权转让交易中签署的补充协议约定,陈光雄应于2019年12月23日前向贵人鸟支付第二次股权转让交易的第一期股权转让款2606万元。

但昨日披露的最新进展显示,上述款项合计3466.42万元,陈光雄均未能按期支付。“本公司已多次要求陈光雄及时支付上述到期款项,但截至本公告日,本公司仅收到190万元,陈光雄仍未履行足额支付义务”。

贵人鸟方面表示,由于原协议的交易安排,公司在2018年末仍持有杰之行30.01%的股权,根据当时初始交易的实际情况,公司在2018年末将该笔股权划分为“持有待售资产”。陈光雄的本次逾期行为或将导致第二次股权转让交易存在交易失败风险。

记者注意到,在问询函中,上交所要求贵人鸟就导致目前交易未按协议约定进行的具体原因,前期公司相关尽职调查是否充分审慎;本次交易后续已采取和拟采取的履约安排,能否保障上市公司利益等多个问题进行补充披露。

无力还借款

除了上述交易,此次的问询函还提及了贵人鸟前期以1500万欧元收购的股权资产被用于抵消500万欧元债务一事。

据披露,贵人鸟于2018年10月、11月召开的两次大会审议通过了全资子公司贵人鸟香港向关联方THE BEST OF YOU SPORTS,S.A(下称“BOY”)借款的有关议案,借款金额为500万欧元,借款期限6个月,借款利率为4.35%,贵人鸟香港以其持有的BOY32.96%的股权为此次借款提供质押担保。

2019年6月6日,贵人鸟召开了第三届董事会第二十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向关联方借款暨关联交易进展事项的授权议案》,授权管理层或管理层授权的其他人士,在公司2018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范围内,全权办理上述借款有关事宜,包括商谈、签署有关借款延期、变更或处置协议,并授权其全权经办上述事宜。经前述授权后,贵人鸟香港与BOY签署了相关借款延期协议,借款期限延长至2019年7月13日。

按照贵人鸟的说法,截至12月30日,由于公司流动性紧张,公司仍未能向BOY偿还上述500万欧元借款及对应利息。

近日,贵人鸟香港已经收到了BOY的通知函:根据相关借款协议的约定,BOY决定罚没贵人鸟香港持有的并且已质押给BOY的BOY32.96%股权,用于偿还借款本金及利息,以抵消双方债务。其还一并要求贵人鸟香港根据BOY的后续安排,配合签署有关处置BOY32.96%股权的一切文件。否则BOY将采取司法措施以保护BOY在借款协议中的权利。

按照贵人鸟的说法,公司对BOY的债务逾期后,已与BOY及BOY各股东进行多次沟通,但基于公司现状,无法给予BOY明确的偿付安排或替代性方案,导致BOY向贵人鸟香港发出了罚没股权通知函。由于公司未按约定按期支付BOY债务本金及利息,预计一定期间内仍无法兑付,公司持有的BOY股权将被罚没,上述500万欧元的借款本金及利息将相应被抵消。

记者注意到,贵人鸟于2015年对BOY进行初始投资的成本共计1500万欧元,截至目前,贵人鸟合并报表将持有BOY的32.96%股权列入“长期股权投资”按权益法进行核算。

贵人鸟方面表示,上述股权被罚没及抵消相应债务,将导致公司2019年度当期产生“长期股权投资”处置亏损,预计将影响2019年度当期利润-8300万元,进一步稀释上市公司业绩。

在问询函中,上交所要求贵人鸟补充披露BOY长期股权投资的账面价值及历年的减值计提情况,以及说明本次以大额股权资产抵消较小金额债务的合理性等信息。

多元化后陷危机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是贵人鸟当前身处“资金困局”的多重表现。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记者表示,贵人鸟出售股权是希望借此回笼资金缓解自身压力,因此交易如果无法顺利进行,可能加剧其资金链的紧张。无法偿还关联方借款也一样反映出贵人鸟资金匮乏。

当前,贵人鸟确实较为“缺钱”。其在公告中承认,由于公司自2018年股价持续下跌、大股东发生股权质押风险影响、自身融资能力受限、公司债券未能按期兑付、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等因素,上市公司流动性紧张,目前仅能艰难维持主营业务的平稳运营。

今年11月11日晚间,贵人鸟发布公告称,发行总额为5亿元的“16贵人鸟PPN001”已构成实质性违约。贵人鸟指出,如相关债务解决方案未能获得认可,则公司可能会因债务逾期面临诉讼、仲裁、资产被冻结等事项,将会进一步导致公司融资能力下降,对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和业务开展造成一定的影响,并最终对公司的业绩造成不利的影响。

贵人鸟也曾是体育运动行业的“明星企业”,但自2017年来,围绕这家企业的关键词从投资扩张变为了频频关店、数次质押、转手资产以及业绩亏损。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贵人鸟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8.12亿元,同比减少13.52%;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86亿元,同比减少了536.01%。2019年1-9月,其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相比下降49.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则为-2亿元。

有鞋服行业分析人士告诉记者,贵人鸟上市之后的泛体育化资本运作,是将企业置于危险边界的重要原因。贵人鸟上市后进行了多次大手笔的投资,希望借此布局泛体育产业。但目前来看,这些投资和泛体育产业上的探索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反而让企业陷入了资金困局。

值得玩味的是,贵人鸟股票在12月曾连续三个交易日(2019年12月23日、12月24日及12月25日)涨停,波动幅度较大,交易量明显放大,换手率达到7.06%。为此,12月26日,贵人鸟还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称,截至2019年12月25日收盘日,公司动态市盈率为-18.14,2019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6亿元,与同行业相比盈利能力较弱。

一名投资人士向记者坦言,作为传统制造业内的企业,在当前的外部经济环境下,贵人鸟压力较大,困难也较多,能否平安度过资金困局还难以预知。

在线客服
  • 咨询热线
    400-676-9022